贝蒂文学网主页 >  诗词歌赋  > 正文

【华商网】陕西曾是唐诗故乡 而如今写旧体诗为何经常被曲解?

贝蒂文学网 2019-11-01 20:51:48 文学网 63℃

在唐诗的故乡陕西,诗人一直是奠定西安这座城市人文气质的关键,毕竟我们从唐诗里了解了一个盛唐。而在今天,你留意过身边的诗人吗?日前,华商报记者在陕西省诗词学会理事会领导班子换届之际,走近创作古典诗词的诗人群体,尤其有一群90后,他们的日常生活与古典诗词发生了奇妙的融合。

“夕阳影里春如酒,醉踏单车缓缓归。”“镜中面目真油腻,粉饰千般亦枉然。”“作事岂能如作秀,加班原不为加薪。”这些诗句是不是读起来有点意思?用古体诗的形式来表达当下的生活,比新诗多了些韵味,比拟古的旧体诗又多了新的韵致。

这些诗句出自从事图书出版工作的90后王彦龙,西北大学古典文学硕士。陕西省诗词学会日前举行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理事会领导班子换届,王彦龙刚刚当选副会长。用会长孟建国的话来说,“选出这么年轻的副会长,在全国都是破天荒的”。

陕西青年诗词起步较晚

“我可不想出名,默默做点工作就好。”华商报记者联系到王彦龙时,他的第一反应如是。陕西省诗词学会原本有大学生工作部,去年成立青春诗社,将西安十几个大学的学生诗社组织起来,由大学生自己管理,诗词学会进行经费支持。王彦龙在学习工作之余,就组织诗友活动。

“青春诗社聚集了陕西省内十余所高校的数百名青年诗友,活动包括每日抄诗、诗词朗诵与吟诵、线下诗词知识讲座、线上知识竞赛、聘请指导老师为学员评诗改诗等。”不过王彦龙也说,陕西青年诗词起步较晚,与北上广等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

读诗、写诗是对中华文化的认同

电视、电影、网游、微博、微信、抖音……网络时代,文化生活的选择空间极大,吟诗作词对年轻人还有多少吸引力?王彦龙说:“许多年轻人之所以喜欢读诗、写诗,更多的是一种对于中华文化的认同,也是一种精神上的自我愉悦和满足。现代社会,可以供青年人选择的娱乐活动不计其数,但诗词无疑是最具中华文化特色的形式之一。”说到诗词的“传承”问题,王彦龙表示,青春诗社的基础工作就是让更多年轻人正确认识诗词、喜欢诗词,目前还是以“承”为主。对已经有一定诗词基础的爱好者,则引导他们进行创作和提高,只有培养出一大批高水平的青年诗词作者,古典诗词的“传”才能后继有人、后继有望。

采菊种豆远去 怎么写旧体诗?

古典诗词中的许多常见意象,如采菊种豆、挑灯看剑、扁舟载酒、纵马江湖等,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面对不断更迭的新事物,怎样在旧体诗中装入新词呢?

“如果今天创作旧体诗词还离不开吟风弄月、伤春悲秋的主题,或者一味模仿古人,就很容易显得矫揉造作,也会被时代所淘汰。”王彦龙说,其实从晚清时期的黄遵宪、梁启超、吕碧城等人开始,一部分诗词作者已开始在诗词中使用新词汇,当代诗坛如聂绀弩、杨宪益、启功等在这方面也多有尝试。网络诗词作者“李子”、“金鱼”等则在实验和革新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比如,李子的“驱驰地铁东西线,俯仰薪金上下班”(《鹧鸪天》)、李伟亮的“慢车最有人情味,总在深秋小站停”等,描述的都是新事物、新名词,但放在诗词中并不违和,甚至颇有新意。

写旧体诗经常被曲解

让王彦龙和诗友感到尴尬的是,写旧体诗经常被误解、曲解,在不了解或不喜欢当代旧体诗词的人看来,当代人写诗词就是附庸风雅,故作高深,为赋新词强说愁。

之所以造成这种现象,有外因,也有内因。外因主要是诗词在主流文学界的边缘化,内因则是许多旧体诗词作者满足于小圈子的自娱自乐,模拟古人,创作老套,缺乏当下生活气息。

王彦龙认为,要顺应时势,对诗词从形式到内容进行一定程度的改革。在严格遵守诗词的格律和不影响诗词美感的情况下,多使用新词汇,多写新事物、新生活、新思想、新情感,使诗词尽可能地与当下生活相融合。 华商报记者 路洁

音律美 对称美 精警美 蕴藉美

郑欣淼解析古典诗词之美

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这不仅是指中国诗歌传统的源远流长,诗歌遗产丰厚,同时诗歌已成为中国文化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日前,中华诗词学会会长郑欣淼出席了陕西省诗词学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在会后的“中华诗词大讲堂”上,郑欣淼作了题为《诗韵绵绵》的讲座,解读了大众对古典诗词审美方面的问题。

中华诗词蕴含中国人的审美哲学

华商报:中华诗词主要是指哪方面的内容?

相关文章
热门浏览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