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蒂文学网主页 >  美文散文  > 正文

欧美转向“文化锁国”? 中国软实力面临一个两难抉择

贝蒂文学网 2020-06-15 02:04:47 文学网 105℃

【导读】近日,英国《泰晤士报》刊文,某北欧国家关闭最后一所以汉语推广和中国文化传播为主旨的文化机构。加之新冠疫情爆发后,西方政客与媒体向中国提出追责与索赔,外部舆论环境对中国颇为不利。近年,中国一直在有意识地追求塑造“软实力”,尤其以媒体为抓手,强调媒体“走出去”。如何理解中国的软实力追求?中国的软实力构建面临何种挑战?又当如何突破?本文检视了近年中国在软实力塑造方面的举措,指出近年的主导逻辑已告别过去民族解放和阶级革命的路径,着重于国家形象塑造,并淡化处理意识形态背景。但中国的发展现实已经远远超越当下的话语实力,在中国更深地融入全球体系的过程中,这一矛盾在不断地深化。对内,中国面临持续转型过程中复杂深刻的政治经济与社会文化矛盾,对外,则面临在全球资本主义秩序中自我定位的难题。因此,需要在这种矛盾关系中理解中国软实力追求的新定位,并展望软实力追求的可能方向。作者认为,中国的软实力追求,面临着一种根本性的抉择:是取悦全球人口中的少数精英,还是用一种替代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另类政治经济与文化想象赢得全球绝大多数民心?换言之,中国需要从西方“占领运动”所区分的“百分之一”和“百分之九十九”之间做出自己的选择。这也意味着,中国需要清晰表达出政治与文化层面上的觉醒,并努力走出一种超越既有的资本主义与消费主义的可持续发展路径。

本文原载《文化纵横》2013年第6期,仅代表作者观点,供诸君思考。

国家形象塑造与中国的软实力追求

十多年前,传播学术研究聚焦于跨国传媒在中国的扩张及其对于中国政治和社会的影响。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前后,这一研究主题最为突出。但是,近几年来,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渗透不再是研究的焦点,中国媒体“走出去”的策略以及中国政府追求“软实力”在全球的意义与影响,成了最热门的话题。

在学者和利益集团的纷纭众说背后,是发生在全球传播地缘政治中的实在的转变。2011年3月2日,在美国外交政策优先事项委员会一个听证会上的发言中,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强调了这种转变:“我们正处在一场信息战当中,而我们正在输掉这场战争……半岛电视台正在取得胜利。中国已经开通了全球性的英语和多语言电视网络。俄罗斯也已经开通了它的英语传播网络。”

本文希望从一种更为宏观、整体的研究视角来理解中国软实力追求。在对中国的软实力追求的各个层面进行概略之后,笔者将立足于历史语境来检视其紧迫性、实现障碍及潜在的、也许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当下中国,对内面临着持续转型过程中复杂深刻的政治经济与社会文化矛盾,对外则面临着在满布危机的全球资本主义秩序中如何自我定位的挑战。本文的核心观点是,中国软实力追求的紧迫性、实现障碍、其面临的挑战,以及可能的出路都应在以上内外矛盾交汇处来把握。

▍中国软实力举措概况

“软实力”由约瑟夫·奈在其著作《注定领导世界:美国权力性质的变迁》中最先提出。根据奈的定义,“软实力”是一种可使一国不依靠强迫和惩罚便获得其所需的能力。

中国的领导层和知识精英都毫不掩饰地接受了这一源自美国的概念。国家在政策制定和实施层面上的努力在有关文件中可以得到确证。在媒体和文化政策领域,这一努力可以回溯到始于2001年中国媒体产业的“走出去”工程。在操作层面,中国的软实力追求包含了全方位的举措,从2004年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建立的“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到对官方媒体机构的政府专项资金投入。

这些传媒机构的目标相当明确——自己的声音传到全世界,它们本身在全球的扩张行动也成了国内外的新闻。其中,中央电视台的跨国卫星电视快速扩展并不断重新调整:从2000年9月开播的24小时英文频道CCTV9,到2010年4月CCTV News的重新开播以及2012年2月CCTV American的正式开播;新华社海外机构扩展迅速;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过去几年不遗余力地扩张,包括通过当地合作伙伴进行的海外落地。China Daily(《中国日报》)也不断扩展着它的海外办事机构和发行渠道。作为《人民日报》旗下一份市场导向的子刊,《环球时报》于2009年4月20日也发行了它的英文版Global Times,成为继China Daily之后的第二份国家级英语日报。当然,商业利润并不是这些媒体最关心的。最初的目标是要“确保能在西方媒体上立足,让西方主流读者们接触到并理解党的声音。”

相关文章
热门浏览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