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蒂文学网主页 >  美文散文  > 正文

读童诗绘本《蝴蝶·豌豆花》和《打开诗的翅膀》

贝蒂文学网 2019-11-01 22:37:35 文学网 146℃

  用画笔彩绘童诗的翅膀——读童诗绘本《蝴蝶·豌豆花》和《打开诗的翅膀》

  收到两本童诗绘本《蝴蝶·豌豆花》和《打开诗的翅膀》的当天,上海正好举办一个儿童诗研讨会。这个研讨会的缘起,是评论家刘绪源年初起在《文学报》上接连撰写的两篇专栏文章《童诗复兴线路图》和《激将》,中间还有老作家任溶溶先生的书信呼应。文章刊出后,引来圈内不少人的关注。刘绪源的这两篇文章,实则点中了当下童诗创作的两道穴:其一,随着童话、少年小说及图画书的日益发展,童诗却在渐渐式微和冷落;其二,那些最易于让儿童接受、曾经辉煌一时的柯岩、任溶溶那样的清浅多趣的童诗,现在近乎绝迹。

  就阅读和创作现状看,当下的儿童诗的确显得冷落。那么怎么让儿童诗真正在孩子中间热起来?那天的研讨会也是众说纷纭,难有交集。

  回去细看这两本新鲜出炉的童诗绘本,不由心头一振——中国经典童诗+知名插画家原创图画,这种“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诗歌图画书,不正是童诗复兴的第一步吗?

  童诗绘本之一的《蝴蝶·豌豆花》,选取了中国20位诗人的经典童诗,由10位知名插画家为诗作画,金波任诗歌主编、蔡皋任绘画主编。另一本《打开诗的翅膀》,精选了台湾10位作家的20首经典童诗,再由10位知名插画家作画,海峡两岸儿童文学研究会编选。

  比对着看这两个诗歌绘本,还有些别致的意趣。比如台湾本的《打开诗的翅膀》更童心童趣、幽默好玩,配合这些诗的画也色彩明快,暖色为主,或漫画式的线条勾勒,或简单块状的轻松写意。而大陆本的《蝴蝶·豌豆花》则要隽永一些,也讲究一些,配合的画家之作也更像是一次美的聚会,画风唯美典雅,讲究诗的意境。

  再推近了看,大陆本选取的20首诗,时间跨度从新诗发轫时期,到近30年的新时期,都有代表性的诗人诗作,从中可看出中国新诗的发展轨迹。如胡适的《湖上》、郭沫若的《天上的街市》、叶圣陶的《瀑布》、徐志摩的《花牛歌》、冰心的《纸船》、俞平伯的《忆》、邵燕祥的《小童话》、顾城的《安慰》等,这些诗未必是专为儿童所作,但我们在赏读吟哦时分明能感受到诗的美,这种美,天然地呼应着儿童的想象力、好奇心和新鲜感。

  我们知道,台湾的童诗创作兴起于上世纪80年代,很多作家纷纷投入到童诗创作行列,作品精彩纷呈,写作形式多元创新。童诗创作一时蔚然成风,很快跃升为台湾当代儿童文学的主流体裁。台湾的童诗不仅在本土,而且在整个世界华文儿童文学界,也是深有影响。比如收入绘本的詹冰的《游戏》、林良的《爸爸回家》、林焕彰的《小猫走路没有声音》、谢武彰的《春天在哪里?》、杜荣琛的《尖和卡》、方素珍的《不学写字有坏处》等童诗,同样为大陆读者所传诵。

  据海峡两岸儿童文学研究会理事长余治莹介绍,以绘本形式编选的“台湾当代经典童诗”出版于2005年。5年后,我们见到了它的简体字版。可见这种诗与画的结合,确是让童诗热起来的一个有效尝试。据余治莹介绍,《打开诗的翅膀》出版后,台湾再度掀起了阅读童诗的热潮,各校纷纷举办童诗研习营,或邀请童诗作家进校园现身说法,或举办童诗朗读与创作比赛,语文老师更将童诗大量编入教材……

  无论是含蓄隽永的童诗,还是幽默好玩的童诗,简单论哪一种更好、更合孩子的天性,或许都过于草率和想当然。不同的年龄段,大体会有不同的喜欢。好比问什么是童诗?童诗的定义是什么?童诗应该具备什么条件?同样的问题,也会有不一样的回答。台湾诗人林良说:“这些问题,只有一个方法可以得到圆满的答案。那就是多读一些童诗,一直读到你也有许多自己所喜爱的童诗。”(陆梅)

  《蝴蝶·豌豆花——中国经典童诗》,诗歌主编金波,绘画主编蔡皋,河北教育出版社2010年4月出版

  《打开诗的翅膀》,詹冰等著,郑明进等绘,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2010年4月出版

相关文章
热门浏览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