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蒂文学网主页 >  每日说说  > 正文

打油诗和诗的界限在哪里?

贝蒂文学网 2020-03-25 17:45:13 文学网 127℃

打油诗和诗的界限在哪里?

打油诗和诗的界限在哪里?

比如: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他就是诗, 可是你如果改成了:举头望明月,低头思婆娘。它就成了打油诗。 那么诗和打油诗的界限在哪里?

首先我们确定一点,打油诗也是诗。那么我们要如何区别打油诗呢?这也就是题主的问题,区别诗和打油诗的界限在哪?

是有界限的,但是这个界限相当的模糊。诗的特征我们就不说了,即可高雅大情怀,又可悲伤小情调,好像并没有什么不适诗歌不适合表达的,为何又多出一个“打油诗”的类别呢?

打油诗有哪些特征,我们罗列几首出来和一般诗歌进行对比,看能否找出不同。

打油诗和诗的界限在哪里?

首先看打油诗宗师张打油的开山之作:

咏雪
天地一笼统,井上黑窟窿。
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还有诗僧王梵志的关于“土馒头”的诗:

王梵志:馒头诗
城外土馒头,馅草在城里。
一人吃一个,莫嫌没滋味。

还有近代打油诗之王张宗昌司令的一些打油诗:

咏雪
什么东西天上飞,东一堆来西一堆。
莫非玉皇盖金殿,筛石灰呀筛石灰。

我们大致可以看出打油诗的特点无非是:通俗,诙谐,机心。

其实我们从写法结构上是无法区分打油诗的,我们只能从语言的浅白上来做出判断,但是打油诗虽然不避俚俗粗陋,却有一种流于表面的幽默,甚至还有机巧的灵思。

而幽默诙谐和机心其实和绝句律诗并没有什么差别(写苦情的除外),那么就只有从通俗上来辨别了。说简单些:一字改半天,捻断数根须的就不算;俚语俗腔开口即来,人人一听就懂,并且会心一笑的基本上就是这个路数了。

打油诗和诗的界限在哪里?

打油诗也不简单,要有灵机一动,要有幽默诙谐,才能是众口相传。而流俗正是打油诗和诗的最大区别,但是这个区别的界限是模糊的,随着社会变化的,雅俗也是在不断转换变化的,这种东西没有一个成文的标杆理出来,全靠老百姓心里的那杆秤。


无非就是意境与文笔。其实这也就是写诗最基本的东西,还是那句话,打油诗和好诗没有诗体之分,只有雅正和流俗的区别。

有很多东西,一旦真正高雅起来,就没有了。像二人转一样,上了大雅之堂,就没人看了。

打油诗也差不多,你要真把他整精致、高端了,它就不是打油诗了。

打油诗和诗的界限在哪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相关文章
热门浏览
热门标签